宝山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鲁院晤竹峰曹宝武

发布时间:2019-04-23 18:02:59 编辑:笔名

鲁院晤竹峰曹宝武

与胡竹峰兄相约见于鲁迅文学院,门厅里大先生的铜铸坐像前。先生一如生前,冷峻坚毅,面无表情,端坐地上,可亲可敬。矮小瘦削,正是先生的身材模样。我俯身仰视,刚好!竹峰下楼,迎面问道是曹兄么。声轻言缓,温和谦逊,旧味十足,很民国,很文人,也很竹峰。还是影中长发,艺术而不凌乱,还是已往装束,简洁利索,不常变化。

上楼进屋是他所在的鲁院第三十四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他递来一杯清茶说这个是给你的。我才注意到刚在楼下他就一直端着,杯清茶绿,叶片翻滚。确实渴了,半杯牛饮下肚,沁人心脾,舒服极了。猜想,不是龙井,就是毛尖。我不懂茶,但竹峰懂,他喜欢闲饮茶。我静坐聆听他与同龄才俊聊文学。大约二十来位,来自全国各地。竹峰沉稳健谈,诙谐风趣,偶尔玩笑,与此前印象不大一样。总觉得他像民国文人,腔腔调调、行文落笔,都像;但民国味儿又不全是我一度的错觉。他不像周树人、刘文典的横眉或疯癫,倒若胡适之、汪曾祺的儒雅与闲适,笑容可掬,随性悠然。

岳西的竹峰有桐城的内敛,清高斯文,又不呆板孤傲,人情练达却不世故,在骨子里,能感觉到。竹峰闲散但有节制,不嗜烟酒,也略饮少许,不失烟火气,有血有肉,真诚自然,一句话,可交!然而看似闲散,似在玩闹,实则处处有心,大有文章。竹峰用情、善察,好美食,写茶饭,连一根辣椒都能写得有滋有味,不知哪儿来的留心和笔墨。晚饭他点的餐,有荤有素恰到好处。又挨个给大家盛上汤面,到自己却只剩面汤了,把每个人都照顾得周到熨帖。

竹峰用心,能写一手漂亮的字,字字传神,见筋见骨,很有味道,很是耐看;能写满纸悦人的文,一字一句,诚恳小心,跳跃生趣,很是耐读。这样的竹峰是生活中的,也是写作中的,可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有些说不出来的东西。大概游离于生活与写作内外,才是真正的他。不知对否。

百闻真是还得一见。识得竹峰近三年了吧!缘起他笔下的民国旧人,边读边叹,越读越喜,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又买了好几本书送师友,生怕不知竹峰,错过竹峰。于是,尽管自惭形秽,却吃了鸡蛋还想认识下蛋的母鸡。我读书少,识人不多,但独认仅长我两岁的竹峰,慕其博学才情,著述丰硕,钦其娴雅从容,气量格局,实属翘楚佼佼,心中常有师礼。平日寥寥数语,多是文字,甚至都未通过。这着实怪我,脸皮太薄,熟悉而生疏。但我又好大的脸面,竹峰又给我好大的情面。萍水之逢、交浅言深,不喜且无暇作序的竹峰却为我的拙集《聆听黄土地》欣然命笔,为出版事宜奔走寻觅。不知是感于我的诚恳,或是实在不愿驳我冒昧的薄面。

我空手而去,得香铭润心,闻贤兄高论,还获赠佳作数册,满载而归。火车上正好夜读《滇池》头条竹峰的《木心先生》。他写木心已有多篇,篇篇悦心养性世事洞明,好像木心就在面前。对了,竹峰喜读旧人照片,读得通透,新思不断,而我还得读他的人。所谓晤者悟也,似是而非也似有所悟。不过,竹峰身上确有木心的影子,不然为何觉得他如此喜欢木心。

(:water)

孩子干咳怎么办
宝宝发烧反反复复是什么原因
小孩老是咳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