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山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首师大女书记身患癌症为忙工作隐瞒家人三个

发布时间:2019-06-13 13:54:26 编辑:笔名

首师大女书记身患癌症 为忙工作隐瞒家人三个月

张雪与即将毕业的学生话别。首都师范大学供图  “雪书记”者,张雪是也。54岁的她曾任中国音乐学院党委书记,现任首都师范大学党委书记。两所学校的师生,都习惯叫她“雪书记”。她的故事,要从一盏灯、一本笔记、一些责备和一张住院通知单说起。  【一盏灯】  首都师范大学主楼二层东侧的办公室,灯光经常亮到午夜  首都师范大学主楼二层东侧的办公室,灯光经常亮到午夜。顺着这盏灯,在学校遛弯的老师有时会推门而入,“雪书记,您还忙着呢,快休息吧!”  一天晚上,文学院教授冉红推开这扇门,她有些难题需要寻求解决。冉红是一位民主党派人士,她原创的一项科技成果转化示范项目,作为教育品牌多次获得国家与国际奖项,可是,这个项目因缺少资金濒临夭折。  冉红焦急万分,她与张雪一起共事18年,不想给老同事添麻烦却又不得不找张雪解决。当天晚上,冉红一吐心中苦闷。  几周后,冉红得到了上级主管部门批复的文化创意产业创业扶持基金,项目得以顺利开展。  冉红没有亲眼看到张雪如何为自己向上级主管部门争取基金,但是有一次,她跟张雪去北京市教委开会,张雪从包里拿出一摞信,一一拆封来看,每一封都自己回复,需要解决的问题一一记录下来。  “他们真正遇到了难题才会找到我,应当帮助解决。”听到张雪一席话,冉红感同身受。  继续教育学院院长张汝胜也在这盏灯下,多次与张雪深谈。2006年,张雪刚回首师大,就面临学校干部队伍老化,急需换届调整的局面,短短两个多月,要完成80多名处级干部的调整、交流和竞聘。张雪与被调整干部进行了上百人次谈话,每天都是后半夜回家。那天,张汝胜被排到深夜,谈完话出来,发现门外还有两名干部等着与张雪交谈。  在这盏灯下,张雪谋划解决学校发展的问题和关系教职工切身利益的问题,以及她自己也说不清的其他零零碎碎无法在工作时间一一解决的问题。  【一个本】  笔记本中一件件待办事项被完成划去,她自己的事情却鲜有提及  在张雪的办公室里,有上百个厚厚的笔记本。  笔记本的每一页上,张雪都标注着日期,下面就是罗列的一条条、一件件——密密麻麻记满各种事项。翻开其中一个,不仅有党建、学科建设、队伍建设、学生培养等学校发展的“大事件”,也有学生食堂饭菜质量、老教职工生活补贴、教职工子女上学等琐碎之事。  事件不分大小,当事人不分远近,都是她为自己制定的有待解决的任务。每解决一件,她就划掉一件。有的事项刚写上去,就被划掉了,有的已经写上去几个月还没划掉,说明张雪还在为之努力。  当年,一名知名美籍校友准备回国工作,国内多所着名高校向他伸出“橄榄枝”,是张雪感人肺腑的诚挚邀请,使得这位校友毅然决定回首师大工作,成为该校引进“千人计划”人才的新成员。这位校友感慨地说:“是‘雪书记’感动了我,使我坚定了回母校报效国家的决心。”  肖玉环的事在笔记本上被划掉了。她是首师大的退休教师,一次北京市给职工发放生活补助,按职称高低分配,让不少没赶上评职称的老教师感到委屈,她尝试着向张雪反映,令她意外的是,张雪立即把他们的诉求反映到了市里,问题很快得以解决。  在张雪的笔记本中,“学校平房区改造项目”曾被多次提及。学校青年教师住房难,她多次与北京市规划委等部门协调,使学校平房区改造项目得以通过,规划建成3万平方米的公租房。  4年来,张雪笔记本中一件件待办事项被完成划去,然而,她自己的事情却鲜有提及。  在政法学院教授安云凤印象中,30年前的张雪就是现在这般,心里始终装着别人。“她读大学时的一天夜里,宿舍同学突发急病,张雪背着她走了几里路送到医院。”安云凤回忆说,张雪的品质似与生俱来,从不做作掩饰。[1][2]下一页【一些责备】  来自各方的“责备”,多多少少都含着掩藏不住的心疼  “雪书记”有时也会受到责备。  学校几次分房,她都没有主动申请。学校只分给她一套东西朝向不足80平米的两居室。青年教育艺术研究所所长郭海燕为张雪着急,共事多年的她对张雪有些“无奈”:“自己的房子解决得不好,她还总是热心帮助许多人解决房子问题。”近年来,在张雪的积极争取下,许多有困难的教职工分到了称心的居所。  为了工作,张雪牺牲了无数周末和假期。长期超负荷工作,她的身体严重透支。2009年底,张雪经学校体检查出身患癌症。  “你真是铁做的!”中国音乐学院原党委书记王催进也相当“无奈”。“一位老教授给张雪找了很珍贵的抗癌药物,她竟然给了一位同样患癌症的同事。她自己做手术时,白血球太低,已经降到1600!”王催进说。  “难道你的家人不抱怨你吗?”问道,张雪露出腼腆的笑容,“他们确实因为我超负荷工作又不按时吃饭说过我。”  其实,这些来自各方的“责备”,多多少少都含着掩藏不住的心疼。  【一张住院单】  部署完新学期工作,张雪决定入院接受治疗。这时她才向学校和家人说出病情,此时距离病情确诊已经过去三个多月  校办副主任王晓素已经不止一次为“雪书记”感到心疼。  在争取学校平房区改造项目期间,一天,王晓素陪着张雪去广安门中医院求医,好不容易挂上一位有名的老中医专家号。可是,排队时张雪接到一个,称市里想要了解首师大平房区改造的事情并研究对策。  “她放下就要赶去市里,我拽不住。”王晓素说,自己以前只在课本里和电影里见过这种一心只为他人不顾自己的典型人物,现在这样一个人物出现在自己身边,却丝毫没有喜悦,只是抑制不住地心疼。  然而,更让王晓素既无奈又怜惜的,是一张被压了三个多月的住院通知单。  2009年底,张雪被确诊为癌症,当时正是学期期末,工作繁重,又逢春节,全家团聚,为了不耽误工作,也为了不影响家人心情,她隐瞒了病情,将医院的住院通知单默默装入口袋。  次年3月初,张雪部署完新学期工作后,才决定入院接受治疗。这时,她才向学校和家人说出病情,此时距确诊已经过去三个多月。入院之前,张雪还在学校部署新学期党建工作,并约新上任的中层干部谈话。  “我看到住院通知单都毛边了。”王晓素无法想象,这样一个看起来温婉柔弱的女人,怎么会作出这样不要命的抉择。  化疗期间,张雪还拖着虚弱的身体,奔走于市政府、市规划委等部门,为学校成功申请到平房区改造项目。  张雪也有遗憾,“陪家人的时间特别少。”她回忆说,今年“十一”期间,自己有一整天时间回家陪公婆,婆婆对她说:“你爸爸这些日子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  张雪很少提及自己的生活,但她却因两双鞋不能再穿非常遗憾。原来,看张雪整日劳顿,丈夫给她买了两双穿着非常舒适的软底皮鞋。可是,经过多次化疗,张雪的脚浮肿得厉害,现在这两双鞋已经被撑大,不能再穿了。  -人物介绍  张雪女,1957年1月出生,汉族,山东人,中共党员,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研究员。首都师范大学党委书记。1984年7月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政法系,2001年获中央党校国际政治专业研究生学历。北京市第八次、九次、十次党代会代表,中共十七大代表,中共北京市委委员。曾任北京师范学院党委办公室副主任,首都师范大学党委办公室主任、组织部部长、党委副书记,中国音乐学院党委书记等职。  本报孙乾

前一页[1][2]

病因病机
癣的病因
剥脱性唇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