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山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革命吧女神七百七七信仰试炼这是你应得的

发布时间:2020-01-20 22:25:04 编辑:笔名

革命吧女神 七百七七 信仰试炼,这是你应得的……

能让一个魔王,而且还是最像魔君的魔王说“疯狂”,赤红信仰的根底还真是远远超越了费恩神魔的想象。

这也难免,对一个奴隶社会的高级打手说奴隶终将得到解放,不再存在奴隶这个东西,他只会觉得这是妄想。但如果跟他说清楚奴隶是怎么来的,奴隶为什么必须解放,具体要怎么解放,不存在着奴隶的世界又是什么样的,他就只能纠结加震惊的喊疯狂了。

“你这是抄袭!”

趁着高拉兹克陷入迷乱状态,小红跟李奇嘀咕:“当初我对付尤赞就是这一招,不过你也太狂妄了,居然指望感召一个成天想着搞事,却总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搞事的魔王!?”

李奇回应:“我可不指望感召祂,只是用这样的力量粉碎祂对安妮的控制。为此的确会冒很大的风险,但我认为是值得的。”

“我、我也没说不值得啊”,小红有些心虚:“高拉兹克在神魔里也完全是个量子态的存在,祂说什么外人也不会信的,倒不会让我们的外部处境更糟糕。我只是怕祂宣扬出来,让我们必须给队伍一个交代,这样会提早进入人神革命的阶段。”

李奇笃定的道:“放心,我们不还有新神这套理论忽悠吗?”

从古神到旧神,再从今神到新神,这套东西严格说也算不上忽悠,这是唯物主义历史分析方法下,信仰之力的必然发展。费共的人神革命其实就藏在这套理论里,新神之后还有个“超神”,说的就是以凡人之心驾驭神祇之心。

真的搞到不得不向世界声明人神观的时候,还可以用这套理论缓冲一下,说费共的信仰是让信仰之力归于道路,神祇只是道路的具现和代言。等时机成熟了,再打出神祇该为凡人服务的旗号。

小红展现出了她的怂劲:“历史的车轮滚起来了,那就不是脚背甚至前列腺能刹住的哦。”

李奇信心十足:“只要我们始终跑在别人前面不就行了。”

这时高拉兹克终于回过神来了,小红赶紧潜进李奇心灵深处。她也知道自己逗比,跟高拉兹克这种思路不正常的家伙怼上,很难说不会在思辨层面上陷于被动。李奇要她怂,她很乖巧的照办。

高拉兹克意犹未尽的赞叹:“真是……大胆的想法……”

但祂本能上还是抵触,甚至藐视:“这样的信仰或许能颠覆凡人的秩序,甚至人神的秩序,对恶魔来说没有意义。”

“恶魔本来就是自由的啊,炼狱之力既是束缚也是依凭。你们凡人只看到炼狱之力给灵魂带来的痛苦,却看不到克服这种痛苦获得的力量。”

李奇的笑声沿着信息流编织的光传遍灵魂空间:“所以啊,你们恶魔就只能呆在炼狱这样的世界下水道里,千万年来扮演着始终坚持如一的搞事,却始终一事无成的角色。”

高拉兹克滞了滞,居然自嘲道:“这一点还真无法否认,作为最有理想的魔王,我也就是这样的角色。”

然后顺带踩踩其他人:“其他魔王,就算是阿罗曼,连这一点也都没有自知,更别说炎魔之王奥博洛这种连脑子都没有的家伙了。”

李奇再度震荡出轰鸣:“对你们恶魔来说,炼狱之力就是枷锁,除了这副枷锁,你们一无所有。一旦你们挣脱了这副枷锁,就会获得整个世界。”

名言不要钱,忽悠零成本。

“有意思……”

高拉兹克呵呵笑了起来:“不过只有言语,没有实际的力量,这些话就毫无意义。李奇-普雷尔,展现出与这些言语匹配的力量吧。此刻我真心希望,你不只是个靠胡思乱想迷惑他人的小丑。”

祂的灵魂投影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际的狂躁之力,烧灼着信心光流,冲击着李奇的意识,要将他从安妮的灵魂世界里驱逐出去。

这不是高拉兹克的力量,李奇清晰的感应到高拉兹克已经切断了跟安妮的关联,似乎怕继续跟他接触一样。

这是炼狱之力,李奇现在面对的是奴役安妮的炼狱意志。

“安妮——!”

李奇呼唤着,如果安妮自己不自救,光靠他可没办法把炼狱意志赶出去。

“清醒吧安妮!你的灵魂不是为当恶魔而生的!你渴求的是活着,作为凡人好好的活着!”

李奇用光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存在,从各个角度触碰安妮的灵魂,将自己的意愿传递给她。

“我来了,安妮!这次我不会放弃你的!”

李奇刺激着她作为活人的记忆:“到我这边来吧!我们这边有一个大大的冒险者公会,你可以在这里认识更多的人,见识更奇妙的事情!”

狂躁的风暴中,几缕淡金光丝游动着,艰辛的汇聚成模糊轮廓。那是个明丽的单马尾少女,泪水奔流着,张着嘴呼喊着什么,却听不到声音,连口型都看不清楚。

李奇咬牙,自己的力量还是差了一截啊……

高拉兹克给安妮灌输的力量居然不是临时的一次性用品,她是真正到了传奇!

刚生出这个念头,风暴就将他的光吞噬,顺带把他的意识冲了出去。

心神归位,猛烈的力量自安妮插入胸口的爪刃透出,震得李奇半边胸口瞬间粉碎。

李奇胸口甲片破碎,大口喷血,整个人高高飞起。

狂暴化的安妮扇着魅魔之翅追上,爪刃连击。李奇强撑着举起光盾,只是挡住安妮的右手就碎成碎成漫天金芒。

安妮的左手爪刃插入腹部,贯通身体,自背后透出,未尽的余力托着李奇冲上天空。

李奇的战斗一直被无数人关注着,这一幕让他们心神剧震。

就在猛犸魔下,清道夫机甲头上,蕾塔娜目呲欲裂,嘶声嚎叫着高高跃起,大剑上酒红光芒喷溢,劈在拦住机甲的迷诱魔头顶。

迷诱魔的硕大脑袋被破坏之力几乎一劈为二,伤口处飞灰飘摇。蕾塔娜一脚将半边脑袋踩离身体,拉出水晶般虚影,用告死神力朝半空中的李奇冲去。

“这一次,绝对不行!”

守护魔女心中沸腾着火山般的意念:“我不能再失败,我不能让自己的守护失去意义!”

不只是她一个在爆发,大裂缝附近的空中,空间似乎爆裂,原本娇小的火红身影涨大到数百米高,比之前痛打魔王时的存在还要巨大。

脆嫩的悲呼响彻整个战场:“你这个笨蛋!都要死了还拒绝我的力量,你死了我怎么办啊!?”

这自然是桑妮小红,挥手招来四千米长刀,朝半空中捅穿了李奇,托着他还往上飞的安妮劈去。

在李奇和安妮之间,她会选择哪个毋庸置疑。

另一个人抢在了她和蕾塔娜前面,严格说那不是个人,而是很多个人揉起来的……死人。

百米高的虚影瞬间凝结为实体,古朴的大剑裹着浓烈有如实质的死亡之力,朝狂暴安妮斩落。

骷髅王,就在距离李奇不远处的地方阻挡恶魔督军达斯比塔,眼见李奇要完,出手相助。

不管是小红和蕾塔娜,还是骷髅王,他们的反应李奇都感应到了。

这不是他想要的……

小红在感应到他被重创的瞬间,就粗暴直接的灌来神力,甚至要控制他的身体。

他拒绝了,因为他看到了安妮脸上的潺潺泪水。

安妮听到了他的话,但她没有足够的力量反抗。

他要救安妮,哪怕冒着完蛋的风险,也绝不能让安妮再一次在他眼前死去。

但是……力量……

意识同时抵抗着剧烈的疼痛和小红的控制,李奇在反省。

刚才展示的真相,为什么没有把炼狱意志从安妮的灵魂中驱逐出去?

真相毫无疑问是有力量的,难道还是因为自己弱小,没能将这样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

不,用力量编织真相就成了舍本逐末,是没有意义的,力量应该来自真相本身。

这就意味着,自己还没能将真相完整的揭露出来?那样的真相不仅是自己发自灵魂的信仰,也是在最大限度描述世界的真实。

对的!一定是这样的!

李奇展开双臂抱住安妮,将骷髅王大剑上的死亡之力,小红四千米长刀的赤红神力,以及蕾塔娜激掠而来,即将落到安妮身上的破坏神力这三股力量的焦点转到自己身上。

蕾塔娜不迭收手,疑惑之下连身影都止住了。

小红大叫:“我不会收手的!你这个没良心的混蛋!尤赞你给我砍啊!”

嘴上这么喊,四千米长刀却停在半空,隐约听到长刀叫苦:“陛下你要我停我就停啊!”

只有骷髅王的大剑去势不减,径直朝李奇当头劈下。

这时候蕾塔娜和小红再改目标也来不及,连小红都下意识的瞪眼张嘴,要大叫出声。

淡金光芒自李奇身上喷出,穿透了安妮,像一轮耀日挂在天空。

金光洒落,光亮中含着意念的震颤,像是斧头,像是凿子,在剥离着什么。

“我不知道炼狱是怎么来的,但这绝对不是凡人灵魂的归处。”

“它就是个牢笼,鞭挞着凡人的灵魂,以灵魂中的痛苦为食。”

“一切自然而生的凡人灵魂,都不会在这里获得真实的力量,一切都是它赋予的幻象。”

“智慧之灵的天性是追索真正的自由,而不是被枷锁束缚着,以枷锁为力量压制其他灵魂的自由。”

“大同主义追求的自由就是智慧之灵想要的真正自由……”

光亮中的震颤越来越深沉,那是李奇对自己灵魂的洗涤。

“如果我所展示的真相力量还不足够,证明我对大同主义的信仰还不够坚定,对道路的方向还有疑虑。”

“我的灵魂还没有真正觉醒,没有让这样的真相揭开炼狱对世界本质的遮蔽。”

“现在,为了拯救,为了自由,觉悟吧,李奇——!”

光亮中含着如此的意念,似乎漫长,却只是极为短暂的瞬间,罩住了大半个战场,不论是活人、死人还是恶魔,都感应到了这股意念的震颤。

最后是淡淡的,却无比坚定的话语,仿佛在述说创世之初就铭刻在起源上的真理。

“赤红光辉,照耀费恩。”

这句话像魔法符文,或者神祇之语的终结印记,从码农的角度看,就如“Run”一样,引爆了光亮中那漫长震颤的力量。

世界在这一刻闪灭了一下,令人下意识的闭眼,可所有人都感觉分不清刚才是光亮还是黑暗吞噬了一切。

这个奇异的瞬间之后,更奇异的景象出现了。

以李奇为中心,空间在急速褪色。

那股蒸盈着世界,但因为适应了炼狱环境,不再觉得世界始终在扭曲蠕动的色调褪去,骷髅王即将劈到他头上的大剑也像是幻影一样,散作淡薄雾气,很快在显露出来的森冷空间消散。

李奇抱住的安妮不再是狂暴化魅魔,而是一个始终在闪动的身影。

每一次闪动都分离出一个投影,先是魅魔,再是活尸,然后是女妖般的亡灵。之后渐渐有了色彩,有的是普通妇人,有的是冒险者装扮,还有衣着华丽的贵妇,甚至还有着甲持盾的战士。

每一个都是安妮,每个安妮都神态各异,这是她人生的可能性。这些活人的身影都渐渐鲜活,而最初投射出的魅魔或者亡灵,渐渐暗淡,直至变成虚影。

当李奇怀中的身影不再变换时,原本的那个安妮出现,她泪流满面的看着李奇,哭喊道:“对不起——!”

“不,这不是你该说的”,抱着她的李奇仿佛就是世界的中心,他的身影最为真实。

他微笑着说:“这是我该说的,对不起,安妮。虽然晚了点,我还是来了。”

安妮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泪水奔流得更急,直至放声大哭。

此时由李奇扩展出的褪色之潮已经扩展到了地面,暗红的焦土变回主位面的色调,恶魔也失去了颜色,僵立在原地,投射出层层身影,急速闪烁变换。

恶魔们层层身影剥离,最终大多数都只剩下一团扭曲翻腾的黑雾,身影消散,黑雾也化作飞灰。

不仅是恶魔,连亡灵都受到了影响,也一层层被褪去身影,最终剩下一个呆滞的活人身影。

地狱位面军的战士们也都被波及了,蕾塔娜和费共成员们也没有例外。在他们身上拉出连绵身影,让他们的形貌变得模糊,又因急速变幻而闪烁。

这连番变化只在瞬间,李奇荡开的褪色之潮在战场上扩展出半径四五公里的区域,不仅被波及的灵魂在闪烁变幻。从极远处看,炼狱仿佛破开了一个大洞,原本的装饰,包括涂抹的腻子都被尽数铲掉,露出世界的本貌。

然后,推动着褪色之潮的力量消失,暗红色调猛烈回潮。

蓬蓬爆裂声呼应着这股回卷的怒潮,那些本已被层层剥离的恶魔重新出现,初看似乎一切如旧,却马上炸作碎肉血水。仿佛枪械被拆解后重新组装出了问题,开枪时炸膛一般。

瞬间好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恶魔在这股怒潮中炸碎,血肉堆里零零落落的立着若干恶魔,它们虽然没有炸开,却呆呆的仿佛失去了灵魂。

不仅是恶魔,就连骷髅王手下的死亡骑士都没能幸免,大半炸成骨粉,少部分在原地转着圈,即便是骷髅王都无法再号令它们。

实际上骷髅王自己都逃开了,半空中回荡着他的低低惊呼,虽然不觉得这样的力量能对他造成多大伤害,可他就是不敢正面对抗这股力量。

活人也没有幸免,蕾塔娜从半空摔下来,然后跟着其他活人一同不迭的弹开头盔,剧烈呕吐。刚才的褪色之潮让他们的灵魂受到了什么影响,等炼狱之力回潮,他们也魂魄归位,产生了比最初下来还要强十倍的地狱反应。

李奇背后荡漾着淡金光波,支撑着他浮在空中。怀里的安妮仍然是魅魔,并没有像其他恶魔那样炸碎,也没有像活人一样呕吐,而是睡着了。

淡金光点在李奇眼中闪烁,力量的充盈感让李奇心神无比清醒。

他晋升到了传奇……

刚才的那番大动静,就是他的传奇领域,他觉得那应该叫……真相之视。

不过只靠他是搞不出这么大动静的,那是用上了小红转给他的力量,刚才那一下,恐怕搬空了小红的战略储备肉。

心中荡漾着喜悦,不是为晋升到了传奇,而是为安妮的觉醒。

仔细品味,那似乎也不只是自己的喜悦。

娇小的火红身影闪现过来,俏丽小脸洋溢着欢喜,盈盈荡漾的眼波又含着李奇一时不太理解的东西。

然后小脸绷紧,眼波转嗔,桑妮小红叉腰喝道:“你还要抱多久!?”

咦,这样的醋都吃吗?

李奇放开安妮,想把拥抱变作公主抱,然后啊啊叫痛。

安妮的爪刃虽然变短了,却还是插在他肚子里。

小红又气又急的道:“你啊!哎呀真是笨死了!就只会自虐抱妹杀这一招吗?”

帮着李奇把爪刃拔出来,小红不迭的给他放治疗神术,似乎神力不要钱一样。

因为太急切,伤口猛烈愈合,让李奇痛痒难当,赶紧止住她。

抱着安妮正要落下去,小红又拉住了他。

“李奇……你……”

小红飘在李奇上方,俯视着他,粉嫩脸颊像抹了层胭脂,眼中秋水盈盈。

她的声音也变得低沉,让李奇心口隐隐酥麻。

她像呢喃般的道:“你……很好……”

我当然很好啦!

李奇心说这家伙怎么了?太反常了啊!

她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我……该给你奖励……”

别给我添麻烦就是最好的奖励了!

李奇正在嘀咕,小红双手捧住了他的脸。

“这、这是你应得的……”

浓密眼睫急速眨动,声音更微不可闻。

说话的时候,她的脸颊慢慢靠近,直到近得两人吐息融在了一起,红唇小嘴的微微颤抖能都看清楚时,李奇才反应过来。

这、这是要、要……

李奇瞪圆了眼睛,难以置信,这家伙发烧了吗?

眼见唇瓣要落在李奇的唇上,李奇都要闭眼享受了。

不管这家伙是不是发烧了,这样的艳福都要躲开,那简直是禽兽不如了不是吗?

而且,说真的,这样的事情,李奇还是会一天想个三五次的,当然只能偷偷的想。

落下来的不是红唇,而是耳光,感觉也不是温热柔嫩,而是火辣辣的。

啪!

小红给了李奇一记响亮的耳光……

“你要死也总得先通知我一声啊!至少让我给自己准备口棺材!”

小红飞快逃开,像是怕他报复一样,还通过心灵链接传来母狮般的咆哮:“你死了我也要完蛋!你到底有没有想着我,为我考虑过!?”

“我会尽快给安妮动手术,你嘛,等这仗打完,给我滚回主位面好好反省!”

“从现在开始,三天之内都别跟我说话,我也不会理你!”

她说到做到,不仅身影呼的射去了大裂缝,视野中又出现了断标识。

李奇气得打哆嗦:“我就知道,这家伙果然是个逗比!”

更气的是居然以为她是真要亲自己,果然啊,那种事情怎么可能!

这边小红一边飞着一边捧着脸颊,手指间露出的部分已经跟猴子屁股一样红了。

“哎呀我怎么居然要亲他,简直是……没救了!”

“可刚才那家伙简直……简直太正点了!”

“根本止不住搂在怀里亲个够的冲动啊!”

想着想着,手放了下来,脸颊上的红晕开始退潮,眼中的荡漾却更浓烈。

“对了,这有什么好羞的?他是我的小白啊!”

“我亲我的小白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更多的……那就出现伦理问题了啊,我终究还是要节操的啊!”

“最重要的是……”

小红松了口气,还好刚才没亲到。

她握着拳头,坚定了信念:“最重要的是,现在的我不过是个分身,初吻一定是要真实的!”

北京市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预约挂号
丹东市中心医院
海南最好的治疗白癜风医院
云南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桂林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友情链接
宝宝肺热咳嗽怎么办 小孩晚上睡觉出汗怎么办 儿童干咳无痰吃什么药 婴儿感冒咳嗽流鼻涕怎么办 宝宝发烧了怎么办 小孩发烧抽搐要紧吗 宝宝干咳吃什么药 小孩子发烧怎么办 宝宝低烧是多少度 儿童发烧物理降温的方法有哪些 宝宝一直咳嗽不停怎么办 小孩持续发烧怎么办 一岁宝宝反复发烧怎么办 小孩半夜发烧怎么办 宝宝咳的厉害怎么办 小葵花芪斛楂颗粒 小孩受凉咳嗽怎么办 宝宝晚上发烧 防治小儿便秘 小孩发烧39度 孩子老是咳嗽 3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幼儿咳嗽 防治小儿便秘 宝宝消化不良拉肚子怎么办 五个月宝宝退烧小妙招 宝宝睡觉咳嗽 小孩发烧 小孩高烧40度怎么办 七个月宝宝第一次发烧 小孩感冒咳嗽吃什么好的快 小儿发烧咋办 孩子嗓子痒咳嗽吃什么药 儿童夜间咳嗽怎么办最有效 小孩发烧反反复复怎么办 宝宝老是反复发烧是怎么回事 儿童反复发烧是怎么回事 小孩子老是发烧是怎么回事 宝宝流鼻涕咳嗽 婴儿感冒咳嗽怎么办 孩子半夜发烧怎么办 宝宝厌食怎么办 小孩晚间咳嗽 小儿消化不良吃什么药 8个月宝宝发烧 宝宝一睡觉就咳嗽怎么回事 小孩晚上睡觉咳嗽厉害怎么办 婴儿感冒咳嗽怎么办 小儿发热怎么办 小孩发热怎么办法退热快 一个多月的宝宝感冒了怎么办 宝宝不吃饭什么原因 宝宝退烧药多久吃一次 小孩发烧怎么处理 儿童夜间咳嗽 小孩子发烧怎么办 宝宝咳嗽吃什么食物好 儿童风寒感冒吃什么药 宝宝便秘吃什么 小孩发烧咳嗽怎么办 孩子早上起来咳嗽是怎么回事 宝宝一直咳嗽怎么办 儿童化痰的药哪个好 宝宝发烧一般会持续几天 小孩发烧怎么治疗 小儿推拿退烧 一岁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婴儿咳嗽怎么办 宝宝干咳吃什么药 小孩退烧药有哪些 宝宝晚上发烧 婴儿便秘 宝宝干咳吃什么药 宝宝半夜发烧怎么办 孩子发烧怎么办 宝宝感冒咳嗽怎么办 泸州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泸州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南充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邯郸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怀化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娄底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哪家好 哈尔滨法四医院哪家好 七台河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包头小儿内科医院哪家好 三明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泉州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大同妇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大同中医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晋中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运城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铜川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安康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商洛外科医院哪家好 南昌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长春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公主岭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柳州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崇左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三明三级医院哪家好